周少来:治理谣言,政府能力的关键指标

2017-11-29 00:51:00 环球时报 周少来 分享
参与
  谣言,是法国学者卡普费雷口中“世界最古老的传媒”,它源于人性不足和人性缺陷,是人类信息有限和理性不足的表现。人类越愚昧,人性越偏信,谣言的杀伤力越大。按理,在资讯发达、理性昌明的现代社会,人们日行万里、信息兆亿,谣言的作用空间应该愈小,但为何谣言依旧肆意蔓延?特别是在涉及政府的公共事件中,依然令各级政府头疼不已,甚至成为考验各级政府治理能力的关键指标?   其实,“谣言魔法”的古老逻辑没有改变:谣言=(事件的重要性×事件的模糊性)÷公众的批判能力。也就是说,事件越重要、但越模糊而公众的批判辨析能力越弱,谣言的扩散力和杀伤力就越大。现代社会改变的是人们的生存样态,是日益增加的人群拥挤性:人们更加拥挤而陌生,“我们经常联系却了解不深”。特别是在涉及政府公共行为的重大事件中,每个人似乎都是利益相关方,而每个人都不可能掌握全部的事件信息。此时,在每个人都想急切了解但不可能了解的信息焦虑中,各级各类谣言插播或切入的可能性无限增大,网络世界的魔鬼放大效应施展魔力,谣言借此插上“魔鬼的翅膀”。这便是令各国政府头疼不已的谣言治理问题。   不同的现代化发展阶段,各国所面临的矛盾和焦虑不同,各国面临的谣言治理也不同。虽说严明法律和提倡道德,是治理谣言的左右两手,但发达国家对此并无万全之策,每每困惑于各类谣言的干政和扰民之力。
  正在崛起的当代中国国情更为特殊,急剧变革的经济和社会结构,加剧人们利益分化,同时也使人们之间的利益关联更加紧密。两亿之多的流动人口往返于城乡之间,使人们更加拥挤,也更加陌生。高达7亿的各类网民,随时随地的第一现场自拍,无数而无形的自媒体发布节点,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而无所适从的信息碎片世界,而我们的各级政府同样置身于信息压力之中。还有,人们对贪污腐败的痛恨,对贫富分化的不满,对医疗、教育、治安等问题的敏感,集体的焦虑感更容易被引爆。此时,情绪的宣泄、利益的角逐、别有用心的搅局甚至无意识的跟风,纷繁杂乱的谣言因此各逞其能。   这便是中国各级地方政府治理中的特殊性。在日益增多的各类治理问题中,谣言治理日益凸显并常被简单化对待,难以引起应有的重视。如果事件的公共性范围大,牵扯的利益面广,所涉人员更多,其间的原委和经过一时难以迅速厘清,那么地方政府在事件的公开上更倾向于选择谨慎,因此增加了事件的模糊性。但同时,自媒体和社会媒体都在传播真真假假的碎片化信息,由此,无风而起浪,加上小风起大浪,各式各样的谣言生成机制发挥魔力,整个社会便会处于真假难辨的舆论旋涡之中。   在应对谣言的战役中,社会是根基,政府是核心。所以,这是切实考验各级政府治理能力的时候,各级政府一要诚信,二要担当,急人民之所急,想人民之所想。真正发挥法治、德治与自治的综合效应,谣言便会止于智者,谣言便会止于人民。(作者是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)
责编:杨阳
版权作品,未经《环球时报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 获取授权
  1. 环球无线

  2. 推荐服务

  3. 环球时报系产品

  1. 扫描关注澳门美高梅娱乐官网
    官方微信
  2. 扫描关注 这里是澳门美高梅娱乐官网
    微信公众号
  3. 扫描关注更多环球
    微信公众号

澳门美高梅娱乐官网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